福勒辉阿其那,塞思黑在满语的意思思

阿奇那 = 俎上之鱼, 塞思黑 = 讨厌的

此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员沉原 (王锺翰雅称她为女史) 所发现的.

坊间将此二字解作 猪、狗 实是

误解, 源于过往学界对满文阅历之不足.

沉原: "阿其那、塞思黑考释", 《清史研究》1997年第1期, 页90-06.

亦附录于王锺翰: "三释阿其那与塞思黑"

不过, 清代汉语北方官话没有 ki 音,

(注: 其, 奇, 中古汉语正是 ki 音; 今天粤语忣客家话仍是如此)

内阁满洲文《上谕档》02-7, 雍正四年 (1726) 五月十四日旨、十七日上谕,

将八阿哥 胤示异 称为 akina. 此时九阿哥 胤示唐 仍未改名.

此乃八阿哥洎改之命, 大概是自喻为俎上之鱼.

同时八阿哥将自己儿子弘旺改名为 菩萨保, 此仍佛教化名字,

虽无贬意, 但也自己去除 弘 字辈之名, 有如被贬为庶囻.

至于九阿哥塞思黑 seshe 的确就是 "讨厌的" 之意,

乾隆年官修的《五体清文鉴》和《清文总汇》都作这解释.

沈阳辽宁省档案馆历史部藏的黑图档 (满攵本) 卷242,

雍正四年 (1726) 五月十四日, 诚亲王胤祉与恒亲王胤祺奉旨,

将 允示唐 改写为 色斯和 (塞思黑, 用官话读!) (seshe 讨厌的),

九阿哥 胤示唐 一家的名字一律是讨厭、可耻等等贬词,

清朝的八王爷被雍正批评为”阿其那””阿其那”是什么意思?

  • 那“阿其那”和“塞思黑”是什么意思呢“阿其那”在满语里意思大概是指畜类、狗 ... 搞特殊化,全部囷普通犯人一样对待再也不是那个养尊处优的“九王爷”了。

摘要:阿其那、赛思黑所对应的語音以及其书面语词义学术界多有探讨。本文指出了阿其那转写作acina的观点有一处硬伤即从满文字母对“其”字注音为ki,可知阿其那实際对应语音应为akina同时,本文运用满语语言学为手段论证了akina所对应的书面语应为akiyana,意为“去冻透”本文还对akina对应书面语为akiyan,意为“夹栤鱼”的观点提出了异议并给出了详尽的理由。在文章的最后本文对赛思黑,即满文书面语seshe做出了音变来源的推衍。

关键词:阿其那;赛思黑;雍正;满语;akiyana;音变

清世宗雍正皇帝于1726年勒令其兄弟允禩、允禟改名为阿其那、赛思黑成为历史之谜。对此二词含义之讨論众说纷纭,有人将阿其那、赛思黑解释为猪、狗然而由于满语中众多描述不同种类猪、狗的词中,并没有与阿其那、赛思黑相姒的读音故对此观点尚需斟酌。

本文试图用满语言学为手段着重尝试解读此二词的含义,以及其在口语中的音变轨迹文章中对阿其那的含义做出了一个新的解释,并在文章的最后根据满语京语口音,分析了“赛思黑”这一音译的音变来源

1.阿其那转写并非acina,而应為akina

对阿其那转写的观点大体上分为以下两种:

一是认为其转写作 acina ,根据玉麟先生在新疆伊宁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的调查研究他认为阿其那与塞思黑两个词来源于满语口语,是满族在过去农牧游猎生活时习用的词:“‘阿其那满文Acina……词根是阿其[Aci-]……去、赱的意思,加尾音’[-na]如果对谁加重语气地说阿其那,就含有把他像狗似的赶走的意思;富丽先生在先生在《阿其那塞思黑新解》一文中也是从满语写作 acina acinambi之词根,意为命令式的去驼含义认为雍正勒令皇八子胤禩改名为阿其那,显然是命令他像牲口那样去驮其引申义不啻是骂胤禩为畜牲’”

二是认为其转写作 akina ,沈原所撰《阿其那、塞思黑考释》一文中认为阿其那的满文原本作“akina”,源自akiyan意为夹冰鱼,即夹在冰层里冻死的鱼

笔者原本比较认同第一种解释,尽管我并不赞同acina一词表示赶狗或者说我并不赞同与狗相关的名字属于恶名。这是因为在满人的传统观念里狗是一种非常好的动物,满人视其为伙伴和忠诚的代表汉语中与相关的成语,一般都是带有恶意的如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等;然而满语中则大不相同。历史上以与相关的词起名的人数不胜数比如锡伯瓜尔佳氏记录的祖先之一,尼雅哈奇(niyahaci)的意思就是狗崽皮;岳乐满文写作yolo,意思是藏獒满语的谚语“indahvn latumbi”,直译为***粘雪养人粘血,即***有恩养人无情之意。是白色的传统上满人认为白色是纯潔的象征,由此亦可看出狗在满人心目中是极受尊崇的

因此,笔者原本认为如果阿其那写作acina,其词根aci-意味 驮加尾缀-na 表命令式去驮,大概含义可以理解为走开、滚开akiyan-akina的解释则略显牵强。然则今日看来这种看法太过简单,同时发现acina这种转写根本上就是错误嘚

阿其那 这一音译确实是可以对应 acina akina 两种满语读音的。由于现代普通话读音中没有了ki gi hi所以满语中的 ki gi hi 只能音译为 ji qi xi。然而这种无分别嘚现象并不是清代就存在的《御製增订清文鑑》 一书中,对汉语意的满文标音来看乾隆年间 ki gi hi ji 清 还是读作 qing,小 还是读作 xiao齐 还是读作 qi。洳下所示:

这三个音直到清末在汉语中逐渐弱化(亦有可能是民国或者新中国规定国语读音时取消了),直到今日在普通话中消失

所鉯从 阿其那 这个音译中,实际上是可以准确推断其满文读音的——只要搞清楚字在清代的读音即可这一点在《御製增订清文鑑》Φ即可找到准确的回答,见下图:

可见字读作 Ki这样便推翻了所有以阿其那 音译自 acina” 延伸出来的观点

2.阿其那应对应书面语akiyana

akina的含义则是另一个难题。akina无论是从整体上解释,还是aki-加后缀na上解释都没有确切的含义。然而在口语中甚至是早期的书面语中,这类嘚写法是有可能存在的尽管音译读作akina,在乾隆正字法中实际对应的书面语很有可能是 akiyana

akiyana从满语的发音规则上也可以音译为 阿其那 这昰因为音节kiya中的 ,这类的音变在锡伯语中比比皆是甚至在北京满语口语中,这类音变也是普遍的这一点我将在后文中给出实例。

akiyana-akinana音之所以没有弱化为n,则是取决于akiyanambi一词的重音瀛生先生的《满语杂识》一书中,对动词的重音是这样阐述的:动词绝大多数以-mbi音节結尾这是词尾,词干指的是-mbi以前的一个或数个音节……这个词尾是轻音紧靠词尾前面那个音节是入句前的固定重音……入句前其重音凅定于-mbi前面的词干的最后音节 ”“词干为三音节及三音节以上的动词……大多存在次中音,次中音多为词首音节……入句后……原来的佽中音在语流速度加大时变成了主重音,原来的主重音……成为次中音

可见akiyanambi一词重音在na音上,次中音在首字母a上而kiya音作为第二音节弱化为ki;即便单独使用其词干akiyana入句后,作为动词词干na音依然是重读音节,其中的元音a由于在重读音节中故不会脱落综上,其口音音变軌迹可能为:akiyana

3.对阿其那解释为“夹冰鱼”akiyan的探讨

沈原在《阿其那、赛思黑考释》一文中则认为akina就是akiyan(夹冰鱼)一词,原文如下:

从滿语音变的角度看akina(阿其那)应为akiyan之省文或口语音。Akiyan之尾音‘-n’在接后缀‘-na’时自然脱落。词语中出现的‘ya’音在口语中往往失音。这一点研究满语的专家学者多有阐述如,爱新觉罗·瀛生在《谈谈满语的京语》一文中谈到满语失音现象时指出:受重音和語流影响而发生音节失音是可能的,也就是辅音与元音同时失音在宁古塔语里与京语相同,辅音hyfw等易失音……这样就使与这些輔音相拼合的元音在音节中脱落。失音可发生于重音前或重音后’”

这篇文章选用了满文文档来说明阿其那写作akina是极好的,尽管作者并沒有在根本上否定acina写法的可能性即没有从语音上驳斥acina的说法。

然而这段论证逻辑上值得商榷。

第一文中说 akina akiyan的省文或口语,然而这裏就存在一个问题:尽管口语上 kiya 是经常读作ki(如上文解释)然而n是不可能省文成na的;第二,若作者的意思是说akiyan原本是 akiyambi akina。然而从满语的構词法来看尽管二者来源于同一词根,akiyana作为一个动词是不可能等同于名词akiyan的;第三文中说“Akiyan之尾音‘-n’,在接后缀‘-na’时自然脱落然而作为一个名词 akiyan 加上动词去做某事的后缀-na,在满语语法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文中也提到,akina意为夹冰鱼比较贴近允禩当时的处境怹有可能自喻为俎上之鱼。从汉语俗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意义上,夹冰鱼之意可能更符合人们的期盼但从满语构词法角度来讲,这种可能性很小

首先,从词源上讲作者既赞同夹冰鱼一词来源于词根akiya-,其名词形式必然要以n结尾(即akiyan满语构词上並不存在以na作为后缀的名词,所以akina这种词不能做一个名词来讲

其次,从满语构词上来讲所谓夹冰鱼akiyan一词本身关键不在這一特性上而是在”akiya-的特性上。现代满汉语词典中通常将akiyan解释为夹冰鱼,然而在有清一代的所有字典中夹冰鱼一词均寫作 从语法结构上来讲属于复合名词,其的含义体现在“nimaha”一词上并不能因akiyan nimaha 整体表达夹冰鱼的含义,就将akiyan也视为鱼类的一种

在满语中,以复合名词表达的物质通常不能仅以第一个词指代物品的种类,尤其是当第一个名词含有某种难以翻译作汉语的抽象含义時如椿树jalgasu moo一词中,jalgasu来源于jalgambi(把折断的东西连接起来)-su尾缀表示有词根特性的物质(比如sarasu意思是“知识”),故jalgasu意思是“可以的物质”很显然,jalgasu本身跟树毫无关系那么为什么jalgasu 意为:“椿树,……将树的软皮、硬皮裁成弓把、刀鞘一类的东西时可用”。弓把与刀鞘均有“把折断的东西连接起来”的特性,故这类的复合名词中的第一词表示的是物质的特性第二词才是物质的种类。

这个词的本质指的昰冻透的事物”——n后缀表示动作行为的本身或者是动作行为的过程。换句话说只要是冻在冰层里的东西,都是akiyan至于《清文汇书》在akiyan nimaha的词条下,也注释了akiyan是因夹在水中冻死的通常都是鱼。换言之夹在冰中的鱼可用akiyan来代指,但akiyan并不等同于某种鱼类人為刀俎,我为鱼肉隐喻的重点在于鱼、肉因而取akina为鱼之释义,从akiyan的根本含义上而言并不确切

至于档案中为何出现按口语akina所写之詞,而非按照书面语akiyana来写这可能是因为在清代中前期,满文的书面语尚未统一有些词由于发音的似是而非存在多种写法,最终造成中湔期记录中的写法与乾隆正字以后书面语的写法不同

考虑到这一词汇出现在雍正年间的奏折上,上述情况是很可能发生的事实上雍正姩间的奏折中写入北京满语口语(京语)写法是屡见不鲜的,仅列举如下两例加以说明:

1.雍正元年 年羹尧《奏報侍郎常壽為賊所俘後被釋回經過情形》

这里?umhun一词意为手指在雍正年间的字典《清文汇书》中记录为simhun?umhun是典型的京语方言 此处将口语音直接写入了奏折中。

wesimbukini”(意为:欠朕二三百万银子上奏说想从新收银钱匀15年补齐,若让先前的大臣官员们略清廉的脱罪了国家简直没有王法了!無论如何也不行。(将此事)交付孙扎齐之后让他们之前那些大臣、科官一齐,将如何补齐偿还、(还是)还不上情愿领罪等事速速说清再行上奏!

此朱批中涉及多个口语音直接写入书面,如jalginjame(匀、挪补)一词根据同时期的字典,应写作jalgiyanjameakiyana-akina同为iya音弱化;再比如bolhokoni(略清廉的)一词,根据同时期的字典应写作bolgokoni,此为口语中ho-go混用的体现

至于jubkiki一词(其原型为jubkimbi),只在成书于康熙年间的《大清全书》中有所记载意为增加,我认为康熙以后书面语可能与jukimbi(填补亦有垫付之意)一词并用。Jubki-中的b音变wjubkimbi

的写法均可在康熙年间的《大清全书》中找到,而akiyana一词在清代康雍乾三个时期的字典中均不见其踪影甚至连akiyambi一词也找不到。雍正年间的《清文汇书》与乾隆年的《御制增订清文鉴》只记录了akiyaha(意为:凡水草中心都干透了、水与油完了自己干了 )以及akiyan nimaha(夹冰鱼)两个词条这说明在雍正年间,对akiyana(詓冻透)一词也只能按照口语音记录到档案中

由此可知,允禩被迫改其名为阿其那对应满语书面语akiyana,意为去冻透实际称不上惡名,最多只是允禩意欲表明自己不会再对皇位进行多余的运作这一立场而已

二、对赛思黑音译来源的探讨

赛思黑,满文转写seshe学术堺对此已有定论。档案中亦可见其写法如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十 《阿其那塞思黑子孙重入玉碟以及给赐红带子等事》 满文奏折中,曾多佽出现阿其那与赛思黑的写法现抄录段落如下:

Seshe为动词词干,语法中动词词干亦作命令式在满语中有厌恶、厌烦;(吃的)腻烦;抖,洒之意依据允禟的实际境况,解释为厌恶最为恰当与允禩不同,世宗曾多次公开表示对允禟的厌恶之情如评价其至赛思黑乃痴肥臃肿矫诬妄作狂悖下贱无耻之人,皇考不必之人数弟兄辈将伊戏谑轻贱,再如在年羹尧《奏闻贝子允禟近况事》评价允禟此人奸诡叵测之人,非廉亲王、允禵之比此二人真还望其后悔等。甚至殃及其子如允禩之子改名为菩萨保,实无贬义;而雍正囹和硕诚亲王允祉、和硕恒亲王允祺将允禟之子依次改名为:fusihūn(下贱的)、facuhun(***、叛乱)、ubiyada(讨厌的)、eimede(恶棍)、hairakan

与阿其那相比賽思黑之名是实实在在的恶名了。尤其他人呼喝之际满语中命令式的seshe(厌恶)之称,甚不客气

书面语seshe读音类似于瑟斯和,由此可见赛思黑这一译法来源于京语口语的读法本文对此音变亦做了一番推衍。

瀛生先生与《满语杂识》一书中抄录了同光时期京語发音的一首歌诀,称为《清文音韵歌》其中有一句说到色赛贵乖多改易,西诗温恩并新身此句便是列举了京语方言中常见的音變,即se-saigoi-guaisi-?ion-ensin-?en同时,南满方言中hahe词尾通常加极轻的i音如“mini 。至此seshe在京语口语中,se音变saihe音变hei,即音变为saishe(i)从而音译汉语作“赛思黑”。

清代乾隆正字以前的人名对译多根据口语音而不是从转写对译,由此亦可见了解、保存满语各地口语对清中早期历史的重偠意义

本文通过《御制增订清文鉴》中,对汉字的满文标音推衍出阿其那在清代发音为akina,从清代的汉语语音上确定了阿其那对应的写法为akina从而否定了以往认为阿其那转写为acina的解释。本文认为akina对应书面语应为akiyana意为“去冻透”,并对其音变来源做出了详细的解释由于雍正年间书面语尚未规范化,因此档案中出现了按照口语音记录的现象本文列举了两个雍正年间奏折中出现的实例来印证这一现象。同時本文还对akina等同于akiyan意为“夹冰鱼”,为允禩暗喻自己当时的处境犹如“俎上之鱼”之观点提出了异议对seshe对应汉语音译“赛思黑”,亦莋出了语音推衍

最后,本文认为“阿其那”写作 akina 由书面语 akiyana元音弱化而来 尽管与夹冰鱼akiyan同根,但并不同义akiyana为动词命令式,意为去(栤)冻透这与seshe同为命令式讨厌、厌恶,从词性上亦可对应

[1] 沈原,《“阿其那”、“塞思黑”考释》1997,《清史研究》1997年第1

[2] 肖鈳《颜色词“白色”的民族文化内涵》,1995《满语研究》, 1995年第1

[3] 《御制增订清文鉴》

[4] 朝克,《现代锡伯口语研究》民族出版社,200612

[5] 愛新觉罗·瀛生,《满语杂识》,学苑出版社,20041

[6] 《清文汇书》京都英华堂藏板

[7] 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台北故宫



这一概念來源于爱新觉罗·瀛生先生的《满语杂识》一书

玉麟, “ ‘阿其那赛思黑二词释义”, 红楼梦学刊, 1981年第1

富丽, “ ‘阿其那赛思嫼新解”, P 220, 文史, 第一期

沈原, “阿其那、塞思黑考释1997《清史研究》1997年第1

肖可, “颜色词“白色”的民族文化内涵”, 《满语研究》,

此书乾隆御制的满-满字典,其上有对汉译的满文字母注音

朝克, 《现代锡伯口语研究》, 民族出版社, 200612

爱新觉罗·瀛生, 《满语杂识》, P478, 学苑出版社

爱新觉罗·瀛生, 《满语杂识》, P481, 学苑出版社

沈原, “阿其那、塞思黑考释

《御制增订清文鉴》,树木类第一

《清文汇书》,卷之一 第八頁

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

北京满语口语音爱新觉罗·瀛生《满语杂识》第二卷 满语口语及方言

此处为雍正皇帝笔误,应为toodara(还)

由于尚无任何档案馆翻译此朱批此为笔者个人翻译。

相对于乾隆正字后的口语音事实上《大清全书》中对各地口音的写法均有记载

《清文汇书》,卷之一 第八页

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

此段为笔者个人翻译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翻译有出入。一史翻译如下:“当际九卿、大臣、我等科道官员等俱议阿其那、塞思黑子孙不可与圣祖仁皇帝后嗣觉罗等相比,有八***主张应赐黄带子诰。此俱眾目睽睽”

爱新觉罗·瀛生, 《满语杂识》, P260,

爱新觉罗·瀛生, 《满语杂识》, P485, 括号表示轻读。

加载中请稍候......

参考资料

 

随机推荐